请登录 免费注册 English
关注我们
郎咸平:救中国制造要砸10条枷锁
2015-12-07    来源:    发布者:
  郎咸平在最新出版的《拯救中国制造业:产业链理论实践案例》一书中,对束缚中小企业发展的这十条枷锁进行了详细的分析。郎咸平尖锐得指出在很多领域,政府不仅仅是市场的主体,而且是市场的主宰者。我想说的是,要把企业从权力的笼子里解放出来,就要砸碎束缚企业发展的10条枷锁。
  1审批枷锁
  中国经济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管制,行使管制权力的方式就是审批,层层审批,事先审批。这一点不用我细说,做过企业的人都清楚,用“一部血泪史”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我们统计过一个房地产企业从买地到竣工,再到给老百姓房产证,这其中要盖110多个公章,157 种收费。一方面,程序烦琐得要命;另一方面,每一个公章背后都有一次和公权力的交锋。
  所以李克强总理说,简政放权是预防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解放市场、激发经济活力的基本之策。希望这些中央政府下放的权力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不要变了味道,变成他们的敛财工具。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到现在,已经取消或者下放了416项审批权,但是还有上千项可以取消,还远远不够。看到“下放”这两个字我就头疼,我个人的建议是能取消的就尽量取消,“下放”的审批权越少越好。
  不打破这些形形色色多如牛毛的审批枷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只是说说而已,中国制造业就不可能走出今日的萧条,什么创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之类的话就会成为空话,腐败也只会愈演愈烈。
  2垄断枷锁
  垄断是企业的天然属性,本无可厚非。但是为什么所有市场化国家都立重法预防和惩治垄断呢?原因无非如下:一是垄断会形成产品的高价,推动通货膨胀;二是垄断阻碍创新,抑制产业发展;三是垄断愚弄和压迫消费者,使消费者无法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据我的观察,今日中国的垄断至少有四种情形:
  一是政府垄断,以土地为主;
  二是国企垄断,以基础设施、资源能源、通信和出版传媒等为主;
  三是官商勾结形成的垄断,以服务业为主;
  四是市场竞争形成的垄断,各个行业都有。
  大家耳熟能详的是前两种垄断,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文件要求,想必会逐渐破解。第四种垄断,恐怕中国还没什么破解之道,因为我们距离那个阶段还很远,至今还没看到什么有影响力的案例。最令人发指的则是官商勾结形成的第三种垄断,例如出租车行业、大型食品批发市场等。这些垄断,都或多或少地阻碍了中国制造业的健康发展,必须花大力气破除。
  3税费枷锁
  中国企业税负之高,想必各位有目共睹。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以国有和集体企业为主,税负高、福利也高,这可以理解。但现在我们已经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了,还是那么高的税负却没有相应的福利就不正常了。根据福布斯公布的“税负痛苦指数”,中国排名仅次于法国,我认为这是可信的。但问题是,我们的福利水平能和法国比吗?
  高税费必然带来下面的恶果:
  一是抑制投资;
  二是推高物价,助推通胀;
  三是与高物价连带的抑制消费。
  最近我看到中央采取了一些降低税负的措施,比如小微企业免征所得税、营改增,减轻企业1200亿元税负,出版物销售环节免征增值税等。
  但是我觉得这样还不够,增值税和所得税税率还是太高。当然了,如果大幅降低税负,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征管水平需要接受考验了。降低企业税负的好处不用我再多说,因为我们的政府已经体会过对三资企业减免税的益处了。
  4融资枷锁
  贷款难,利率高,是目前套在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脖子上的枷锁之一。我们超发了那么多的货币,而银行又闹钱荒,那么“钱去哪了”?
  据我观察,中国不差钱也不缺钱,这些钱都去国企那里了、去地方政府那里了、去影子银行那里了。而国企的钱呢,也去影子银行那里了。所以到最后借款利率会越来越高,我们制造业和其他实体经济将更加痛苦,从而加速滞胀的到来。
  我们再看看美国、日本和欧盟的利率,都没有超过1%,所以人家首先制造业复苏了,紧跟着服务业也复苏了,其金融业,包括股市等资本市场,自然是高歌猛进。通过对比,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实体经济被银行业绑架了。银行及其衍生的影子银行这种高利贷式的对中国实体经济的盘剥,如果不打破的话,中国制造业就看不到春天。
  5地价枷锁
  土地及其附属物的价格,是企业最沉重的负担之一。国家统计局关于洛阳25 家小微服务业企业的调查显示,小微服务业企业的租金占营业收入的10%,高的能占30%,而企业的利润率也只有10% 而已。也就是说,100 元的营业收入中,商家只赚10 元,房东却赚了10~30 元。
  在一个自由的市场,长期来看不同行业的回报率应该是1:1。简单来说,就是你投资一个小企业要花100 万元,长期来看,你的利润率应该和把这100 万元投资到土地上的回报是一样的。
  实际操作中,政府要鼓励创新,鼓励拉动就业,所以要压低土地这种不创造生产力的要素的成本,这就导致投资企业的回报率要高于投资土地这种不动产。但是中国完全搞反了,房东的利润最高能达到企业的三倍,这不明摆着鼓励有钱人炒房炒地吗?在制造业领域,地价其实决定着物价,也决定着企业的利润。如果地价、租金回归正常,企业利润将明显增加。
  6人才枷锁
  我在各地演讲中,听到企业家抱怨最多的问题,就是遇到人才瓶颈。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系统生产的产品也就是人才不合格。“既入不了厅堂,也进不了厨房”,大批毕业生是高不上去,也低不下来。总之,培养的都是企业没法用的人。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教育体制僵化,学校没有自主权;二是职业教育被漠视。我们过去搞“教育产业化”“大学大跃进”已经造成恶劣后果。社会本来应该以职业教育为基础的,现在我们全变成了所谓的精英主义教育。如果中国大学培养的学生真的全部是精英,我看这个国家稳定不了。
  中德都是制造业大国,我们偏偏不学德国。德国16~19 岁的人中70%选择接受企业办的各种职业教育,包括机床操控、汽车维修、船舶驾驶、烹饪、首饰加工等。而我们的技工学校根本不被纳入教育系统,政府不拨经费,学生自掏腰包去学,而且教育部不承认这些学校的学历。
  中国有所谓的公办职业教育学校,大部分也是有其名无其实,学生毕业后基本没用,就连老师自己也没几个真正在工厂操作过。其实对于那些所谓的三本大学,其中绝大多数可以鼓励它们转为职业技术学院,全部卖给或者交给民营企业去运营,因为企业最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人。
  7社会枷锁
  所谓社会负担,我认为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一是来自享有政府权力的事业单位;
  二是各类群众组织;
  三是各类官办的协会;
  四是来自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健全。
  我只给各位举一个例子,就是各种职业或者职业资格的考试和培训。根据我的不完全调查,中国现有各类职业资格考试成百上千个,什么护士证、教师证、货运资格证、计算机资格证等,每个资格证里面又分为好几个等级。而且取得了资格并不算完,每年还必须参加继续教育培训,没资格不能上岗,每年没完成规定的培训学时也不能年检过关。
  据我们研究,某行业资格考试报名费和考试费用200元,每年需要培训50 多学时,学费为1500 元,而且学习都是占用上班时间。仅这一项考试及其培训,企业负担的成本大家自己算算就清楚了。
  对于各种资格考试,我个人认为其主要目的就是个别利益阶层为了赚钱,结果呢,除了增加企业成本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害处就是增加了就业门槛。当然,除了资格考试之外,还有各类检查和评比,企业也是不堪忍受。
  8假货枷锁
  央视每年的“315”晚会,成了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各种题材的假货曝光,也算是中国特色。甚至“315”晚会本身也是“假货”,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借此敛财20多亿元。作为中国人,我为此深感丢脸。假货横行,已经突破了商业伦理的底线。据一位律师朋友说,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非常完整和先进,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政府和相关执法部门的不作为。只有做好知识产权执法,才有资格谈创新。
  据与我合作的出版社讲,我所有的书,在出版一周内盗版就出现在市场上了。我问为什么不打击呢,出版方说,无法打击呀,跨省办案,人没到,盗版商就得到信息跑了。执法的人不能跨省,但是书却可以跨省,淘宝网上买盗版书很方便,而且这些商家手中既有盗版书也有正版书,精明得很。所以如果执法部门不重视的话,你根本无法根除。
  假货泛滥对企业的害处是什么呢?第一,会增加企业的成本,因为被假冒、被盗版,结果肯定是投资回收期延长,或者干脆就无法收回投资;第二,投资回收期延长,产品价格必然会提升;第三,企业投资研发新产品的动力会降低。
  9国际化枷锁
  我们不说世界级的大企业,就说欧美那些中小企业吧,人家在研发产品时首先考虑的是面向全球市场。仅以欧美那些文化产业巨头为例,一部电影、一部动漫甚至一本书的打造,面向的都是全球市场。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格局和视野?我们国内的企业呢,有这样的视野和能力吗?面向单一的国内市场,你的价格能不高吗?
  我想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除了企业自身的原因之外,那就是在开拓国际市场方面,我们政府的一些制度和做法,等于给企业套上了一个国际化的枷锁。这个枷锁具体表现在:一是金融不开放,二是各种审批手续过于烦琐。如果一个国家的企业没有面向全球市场的能力,肯定会被淘汰,而在这方面,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10法律枷锁
  我们现在大谈依法治国,但是我要问,法律错了怎么办?在我看来,现在设立上海自贸区和取消、下放审批权,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法律障碍。一部针对企业的法律,如果法律规定本身就是错误的,或者违反市场基本精神的,那就会变成束缚企业经营和发展的枷锁。
  我到现在都没看到清理法律的系统化措施,只看到了《公司法》在注册资金方面的修改。我们的政府首脑和发改委近期不断强调,对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对私领域“法无禁止即可为”,但是我还是要问,对于那些不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和上面两条精神的法律法规,什么行政法规、政府部门规章,还有那些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你怎么办?
  如果不做系统清理,就无法从法律精神层面实现“法无授权不可为”和“法无禁止即可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精神就无法落实到法律层面,改革的结果也就不能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其结果,不但是没有改革,而且很可能是最坏的改革。企业和企业家就很可能沦为最弱势的群体,我们国家和民族最悲哀的时刻就会到来。
  以上这些束缚企业发展的十大枷锁,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血淋淋的事实。这些枷锁,从企业层面看,必然会大大增加企业成本,严重阻碍中国制造业的长期发展。
责任编辑: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活动推荐

主管机关: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社政登记:社政字第3317号

版权所有 © 中国机电一体化技术应用协会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使用IE6.0以上的浏览器

京ICP备13008418号-2

Copyright © 2015-2020 Camet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统计: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