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 免费注册 English
关注我们
宁振波痛斥智能制造乱象:错误方向可能让企业万劫不复!
2015-12-13    来源:    发布者:

此刻,站在台上的宁振波情绪显得颇为激动。

前不久,本刊一篇文章《小心:别把“智能制造”玩坏了!》曾对当下“发烧”的“智能制造”提出过些许警醒。

12月9日,在“2015中国数据经济峰会暨易会CIO峰会”上,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信息中心首席顾问宁振波更是直言——搞智能制造,如果是“错误的方向、疯狂地执行”,很有可能让企业万劫不复。

德国工业4.0为什么不提质量两个字?

过去25年,中国的工业部门从来没有这么受重视。对于如今的互联网+工业,宁振波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对企业而言,“互联网+垃圾产品”等于零,“互联网+优秀产品”等于1,核心要素是产品,而不是互联网。“我们讲数字化,数字化的基础就是0和1,大量的数字积累就是数据,就是我们的数据经济。”

他提到自己参加过德国很多次谈判,也问过德国很多专家,“为什么你们的工业4.0不提质量两个字?”

宁振波说,实际上我很清楚,但让他们回答不更有分量吗?后来德国人回答,我们的质量问题,60年代就全解决了。但是我们“中国2025”为什么要提质量问题,因为中国没有经过完整工业化的社会过渡,工业文明缺失,工业化没有完成就进入信息化社会,我们必然是两化融合,必然要解决工业社会中没有解决的问题。

他甚至提出了更“激进”的看法,从长远来看,电子商务公司会不存在。为什么?现在我们是制造业转型为制造服务业、生产服务型企业。一个制造企业从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移,产业链延伸到服务,还会需要电子商务公司吗?

在他看来,中国制造2025有4个关键:制造业是关键环节,是国家经济重要支柱;制造业是主战场;制造企业是主力军;智能制造是竞争的制高点。

提起高端制造,宁振波甚至认为,产能过剩只是低端产业,高端产业永远是有需求满足不过来的。

宁总是航空专家,他拿波音、空客举例,波音、空客们飞机制造的订单一大把,应接不暇。就算你手拿现金也买不到,“6年以后再说吧”,所以,他认为不是没有需求,不是经济疲软,是因为咱们中国制造企业造不出来好产品。

回归到核心要素——产品,怎样才能做出好的产品?宁振波认为得BOM(Bill of Materials)者得天下。三个BOM核心要素,从工程BOM、工艺BOM、到制造BOM这三个BOM搞清楚了,中国的制造业,全球的制造业了然于胸。“我就敢说这话”,宁振波补充道。

原来管图纸、工艺卡片、文档资料,现在就要管数字化的数据

这个管不好,怎么面对未来数据经济?宁振波反问。

他提到,过去航空产品的生产设计靠手工图纸、手工写系数,基本就是:找问题、改模型,以试错为中心,把产品造出来试验一下,一次过程需要几年时间。手工画的图纸、手工写的工艺卡片、手工写的系数文件,这个可以变成数据吗?变不了数字化的设计飞机。所以要从传统以试错为中心的工业体系转到以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工业体系。演讲中大屏幕上是一架2000年飞豹外形样机模型。这个飞机,仅仅是三维的几何模型,当时就有50G。如果工艺、制造过程、试验全都数字化,那得2个T左右的数据才能把飞机搞好。“我们试想一下200吨的飞机,就要十几个T,二十几个T。再想一下世界上最复杂的产品——航母,10万吨级的,核潜艇一万多吨级,对它们来说,数据全数字化该有多少数据。

但是中国当前的工业体系仍有自己的问题,国际上软件企业提供的软件和工具,解决的仅是点的问题,是选件、插件。然而,中国制造业的线太长、太复杂了,要解决全部产品问题,必须建立自主的业务系统或者工程中间件,开发面向我们流程环节中没有的软件。他说,全球没有一个工业体系是学软件公司就可以学会的,软件公司是以销售为中心的,不是以为你形成能力为中心的。

连华为都对自家自动化自叹不如,为何已经有了这么多智能制造案例?

“中国制造2025热,工业4.0热,结果投资人来了,媒体人来了,工业部门的专家来了,大学老师来了,外国专家来了,还有可怕的、不懂工业的人也来了,成功的案例来了,”说起这些,宁振波似乎更激动了,“我想说的是,在德国提工业4.0,大量的中小企业还不知道工业4.0是什么东西呢,德国的工业4.0是国家战略,计划10-15年之后实现。中国制造2025,5月份才批出来,然后就出来十几个中国制造2025的案例,纯属胡说。”

宁总感慨,德国最好的数字化工厂是西门子的安贝格工厂,这仅仅是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的生产线,而我们中国都出了十几个智能制造的案例,可不可怕?我不知道谁骗谁。糟糕的是,个别的政府领导还受了骗,抬到天上去。

在他看来,机器不仅仅是设备,还是设施。所以,不仅仅是设备连网,设施也要连网,同时还要连物,内部物料、外部物料。外部物料就是电子商务,相对简单。但内部物料却实属不易,进厂以后,锻造、表面处理、电镀、装配等等,“如果物料状态控制不住,产品状态可以控制得住吗?连网都不容易,先不要吹智能工厂,大家要有一个照妖镜,看清楚哪些是真专家,哪些是假专家。”他甚至还特意提醒,有的企业在错误的方向、疯狂地执行,很可能就会万劫不复。“我们看到有很多,都死了,包括私企和国有企业,就是错误的方向,执行力强,老板执行力非常强,万劫不复,害死多少人。”

就在宁振波演讲结束不久,华为CIO邓飚上台,他提到,“今年年初我们把德国IT、工业4.0的专家请到华为,给我们自己做了一个诊断,可能去过华为的朋友会认为华为的自动化生产线在行业里面处在比较领先的水平,但是做完诊断,我们也是大吃一惊,华为仅得2.7分,而西门子安贝格分数大概是3.5。”

所以,华为认为工业4.0还是比较遥远的目标,他们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五年后达到现在西门子安贝格的水平。

本文转自工业头条(www.gongyetoutiao.com)

责任编辑: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活动推荐

主管机关: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社政登记:社政字第3317号

版权所有 © 中国机电一体化技术应用协会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使用IE6.0以上的浏览器

京ICP备13008418号-2

Copyright © 2015-2020 Camet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统计: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官方微博